浙江这家医院了不得!又破纪录了! 浙大二院创下全世界双肺移植前用ECMO体外支持时间最长纪录

时间 • 2019-06-19 20:36:34
(记者王娴、通讯员方序、童小仙、周昀洁)之前在浙大二院做了双肺移植的丁先生来医院感恩他的主管医生。双肺移植四个简单的字,但背后医院团队可是攻破了一道道难关。去年2月16日下午,浙二急诊医学科接收到一个病人从富阳当地120急救车紧急运送来的病人:高烧41度、气急、面色紫绀、咳中量粉红色泡沫痰。急诊科紧急气管切开给予呼吸机辅助呼吸,纯氧吸入情况下只能维持氧饱和度再70~80%,病人情况非常危急。浙大二院综合ICU主任黄曼回忆说:“我们觉得这个病人呼吸不能维持,他就是连最基本的都不能维持,在半小时之内如果设备不干预,病人马上就要心跳要停。”当天医院立即对患者进行肺泡灌洗液宏基因组测序,诊断为甲型流感病毒H1N1阳性,病毒侵袭肺脏非常迅速已形成1型呼吸衰竭、脓毒性休克。怎么办?通过ECMO的支持也才只能勉强维持生命体征!(ECMO俗称人工肺,可以暂时替代肺的功能,让受损的肺得到休息和功能恢复,对呼吸衰竭的病人来说就是救命。)入院后也就是ECMO使用第三周的丁先生在ECMO使用近15天左右,病人的双肺并没有明显的好转。黄曼主任请浙大二院胸外科主持工作的吴明教授胸会诊,两人根据病人的病情,都觉得患者唯一的出路——就是双肺移植!双线救治启动!吴明教授负责联系肺源,但肺源的匹配却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完成。时间一天天过去,距离刚开始上ECMO已经过去了46天。这46天,对于医院的团队来说,并不意味着干等,这背后是无数医生、护士的夜以继日,保证患者不被感染所击倒。感染一:本身甲流引起的病毒性肺炎,身体状况及其衰弱,且使用激素、抗生素等,导致自身免疫力的降低,容易造成感染大爆发!感染二:各种管道,容易引起管道性相关感染。ECMO长期使用,容易引起血流感染,凝血系统问题比如凝血、出血;气管切开呼吸机使用,容易引起呼吸机吸相关性肺炎;肺部渗出、气胸从而使用胸腔引流管;导尿管可能引起泌尿系统感染等等。每一个环节出问题都是致死性的问题。在综合ICU,有专门的肺移植小组,一旦有肺移植的患者,这个小组就紧紧围绕着患者。比如丁先生,就有单间、专医、专护全程管理。终于,合适的肺源出现了!吴明教授紧急安排双肺移植手术。手术中,丁先生的ECMO仍不能停,它需要在移植过程中给予肺的替代作用。综合ICU的医生随手术持续跟进,保证丁先生的生命。“这个病人的血细胞也有一定的破坏,它的凝血机制差一些,手术当中出血比较厉害一点,而且要双侧做,同时再一次手术就把它做掉但我们都攻克过来了。”术后第15天,患者丁先生情况日趋稳定,转到胸外科病房进行进一步的康复锻炼。从开始的走路抖抖索索到像正常人一样稳步前行,胸外科的医生护士陪他一起进行,肺部进一步的锻炼,肌肉力量的重新恢复,社会心理的再次塑造,终于在15天后,也就是从入院开始后的第75天,丁先生重新以正常人的状态回归家庭、回归社会。值得一提的是,国内肺移植第一人陈静瑜教授指导并参与了丁先生的抢救治疗,他指出这可能是世界上经过最长时间的术前ECMO等待后双肺移植获得成功的病例。果不其然,在查阅了各方医疗文献后,这个消息得到了确定。就在前不久,吴明主任团队与黄曼主任团队共同在《The Annals of Thoracic Surgery 》(《胸外科年鉴》,世界胸科领域TOP杂志)发表了《Lung Transplantation in Pulmonary Fibrosis Secondary to Influenza A Pneumonia 》论文,这是业内领域对中国危重病人肺移植事业的肯定,也将中国创造的“因病毒性肺炎双肺移植前用ECMO体外支持时间最长”的世界纪录载入了史册。